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刘纪鹏谈交易所格局明确新三板定位打破旧的垄断体制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3:41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刘纪鹏谈交易所格局:明确新三板定位 打破旧的垄断体制

“资本金融必须打破两家交易所的垄断。交易所定位非常关键。”2015年6月20日,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刘纪鹏在2015青岛·中国财富论坛“资本市场改革与衍生品创新”分论坛上表示。股市只是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它的崛起,我们必须认识到2000点是不正常的,4000点才是我们干点事,实现融资,实现中国强大的基础。

“资本金融必须打破两家交易所的垄断。交易所定位非常关键。”2015年6月20日,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刘纪鹏在2015青岛·中国财富论坛“资本市场改革与衍生品创新”分论坛上表示。  刘纪鹏表示,习主席从中国梦,到新常态,到一带一路,一定要金融先行,中国没有金融受人欺负。我们制造业这么辛辛苦苦,创造的血汗钱,人家一个QE就全都稀释了,风险全来了,我们买什么,卖什么,整个价格话语权全都在人家手里。所以中国没有金融不行,而这些金融恰恰是我们要讨论的。中国要强大,必须把金融作为最重要的战场,要崛起。。

股市只是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它的崛起,我们必须认识到2000点是不正常的,4000点才是我们干点事,实现融资,实现中国强大的基础。  新三板扩容至全国。截至6月8日,新三板挂牌公司达到2600家,交易额最高一天56亿,所以去年一年搞了132亿,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300亿了。预计年底挂牌公司总数达4000家。  刘纪鹏认为,新三板的发展过程,内部怎么演变是大家关心的,同时又涉及到交易所的格局,比如说转板问题,原来整个三板的技术系统,结算系统,都是深交所支持的,但是现在这块拉出来之后,交易所的竞争格局就形成了,打破了这种旧的垄断体制.  新三板现在的融资机制也受到交易机制的影响,交易是协议转让,2600家里面,都是做市商,现在做市商制度在探索之中,所以没有二级市场的交易竞价,一级市场的高融资现在也暂时处于困境。  以下为演讲全文:  王波明:我们这节是讨论一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题目《资本市场改革与衍生品创新》。资本市场俗称股票市场,大家可能对这一节比较关心。但是我们在此,不会去讨论股票问题,可能哪个股到底涨了多少,市场怎么样了,我们还是讲格局问题,因为我们今天在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也积极推进青岛作为中国财富管理中心,今后加入交易格局,所以我们今天在台上的,我们是有学者刘纪鹏教授,他是对市场专门有理论的,叫交易理论,对未来交易理论跟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发展,在这儿又有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董事长长张慎峰先生。还有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原董事长,但是现在是国富资本的董事长熊焰。还有高主席,大家很熟悉了,是中国证券监管系统最早的参与者,也推动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很多改革,后来也变成了参与者,而不是监管者。所以从各个角度,我们来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的资本市场,现在如果说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从今年上半年甚至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每天的交易额都在一万亿以上,平均来讲。一万亿的交易额到底是什么概念?大家曾经知道,全世界最大的资本市场也就是华尔街,典型就是纽约股票交易所,我曾经在那里供职。现在来讲,咱们是中国资本市场一万亿交易额高的时候到两万亿了,纽约股票交易所,我的老东家多少呢?现在平均来讲大概在3000亿到4000亿左右,每天的交易额。什么意思呢?中国的资本市场,如果从交易额的角度来讲,已经变成全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场。虽然还有个叫市值论,就是挂牌公司市值率还低于美国交易所,但是交易量早已经超过它,而且不是超过一点,超过它一倍甚至两倍的概念。但是我今天要谈,在座的各位是在咱们中国资本市场,从90年上海深圳交易所建立以后,就干巴巴的一个东西叫股票,没有任何东西,而这个市场只能作为投资人来讲,没有别的工具,只能买,就看股票往上涨赚钱,其中所有的保值的工具,向下的工具,空卖,增加市场流通性的工具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市场我们称之为很干,有时候流通性也不好,因为你只能参加一边。  今天坐在这儿,我们有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期货产品也出来了,空卖也有了,所以这个市场格局正在多元化。青岛也在这里,很快我相信也扮演着一个角色,因为这里面有衍生产品作为中国金融产品的创新。所以今天想请各位讨论,比较活跃的讨论,我们也想留点时间最后请大家,如果有问题,也可以给在座各位提问题。先请刘教授,你对现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格局千万不要去评论个股,格局进行一些点评。  刘纪鹏:好的,恭敬不如从命,本来我应该坐波明的位置上,但是临时换了一下,从何谈起呢?更多是感受,今天坐在台上这五人,波明和西庆1989年从美国回来,组建了一个机构叫联办,设计中国证券市场,包括深沪交易所,还有系统,就是老三板的前身,所以上个月到慎峰那里去,当时1992年,做市商制度,法人治理结构就已经搞起来了,当然后来以后搞得早了,就夭折了。因为那个时代,就觉得你会不会扰乱顺序,会不会扰乱交易所啊?所以这个引发一句话,正确的东西,哪怕早了一小步,也会被掐死。所以波明说能不能谈交易所的格局,这里面也引发我的感受,从新三板股改系统谈格局,确实大有可谈。因为习主席提出经济新常态之后,接着引发出了金融的新生态和产业的新业态,所以今天的青岛财富中心,它要做什么,打造中国一个新的金融中心。这个中心一定是金融新生态的一个新生事物。而今天我们也看到,习主席从中国梦,到新常态,到一带一路,一定要金融先行,中国没有金融受人欺负。我们制造业这么辛辛苦苦,创造的血汗钱,人家一个QE就全都稀释了,风险全来了,我们买什么,卖什么,整个价格话语权全都在人家手里。所以中国没有金融不行,而这些金融恰恰是我们要讨论的。中国要强大,必须把金融作为最重要的战场,要崛起。习主席说什么是中国梦?就是让每一个公民对幸福的想法,就是共产党人的工作方向,所以财富资产的增加一定要依靠资本市场。所以从资本市场发展的意义,股市只是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它的崛起,我们必须认识到2000点是不正常的,4000点才是我们干点事,实现融资,实现中国强大的基础,所以当然,今天我们不多谈这个话题,我只想说,围绕着金融的新生态,什么叫生态?我想生态就是物种及它生存的环境,所以旧的物种,就是这几大银行,两大交易所的垄断,新的物种,还有旧的体制,我们不说了。今天从银行体制上,我们要把中小银行,要把众筹网商全部搞起来,资本金融必须打破两家交易所的垄断。其实大格局就是在这个一个中心也罢,一个市场也罢,交易所定位非常关键。而新三板的冲破,如果20年前有这个小学是什么样的,但是中国上来建两个大学,除了腐败没有其他好处。我们看到过去大家上新三板的短短一年,到6月8日,2600家,交易额最高一天56亿,所以去年一年搞了132亿,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300亿了。所以新三板的发展,在这种格局突破中,它内部怎么演变是大家关心的。而这里面又涉及到交易所的格局,比如说转板问题,深交所原来是想,大家知道,整个三板的技术系统,结算系统,都是深交所支持的,但是深交所原来在内部要构造主板,中小板,无门槛的创业板,但是现在这块拉出来之后,交易所的竞争格局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打破了这种旧的垄断体制.  王波明:刘教授,因为你在讲交易所之间,跟新三板之间的竞争问题,我觉得你更多应该评判一下新三板的宏观意义。因为作为中央来讲,从去年开始,就非常强调,资金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但是在目前经济环境下,作为创业资金让人们去对中小企业进行投资,甚至银行让他们去把钱借给中小企业,这个都是很不现实的一种做法,钱真进不去。但是忽然间,也不是忽然间了,出现了这么一个新三板的事情。这一年有大概2000家左右的中小企业能通过新三板融到资,这使得真正的资金往实体经济去了。因为有这么一个设计,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评论一下这个问题?  刘纪鹏:我觉得确实是,在旧的金融生态下,你让大银行往小企业里注资,讲几年,就是不给,不结缘的理由我在这里不赘述。我们找到另外一点,间接银行这种对风险系统性的防范,实际上是为直接融资的问责系统,资本市场,由投资人担风险打开一条通道。也就是说那段路走不通,我们直接融资必须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发展起来,而旧的股票的发行体制,还有证券法这种核准制,说是核准,实际上比审批还严,大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因此新三板的开通,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达到2600家,而且领导同志说你们能不能搞到1万家,三板说今年看来4000家是可能的。新三板现在的融资机制也受到交易机制的影响,交易是协议转让,2600家里面,都是做市商,现在做市商制度在探索之中,所以没有二级市场的交易竞价,一级市场的高融资现在也暂时处于困境。所以热一段之后,这几天又冷了,大家期待三板什么时候能把集合竞价开出来,融资目的达到了,三板门槛能降下来,三板跟深沪交易所的格局能形成。所以深交所考虑的这一块拉出去了,如果转板这块要放开,我下游被垄断住了,我怎么发展?新三板也一样,我这一大了,就都转到你那里去,我自己还想成为纳斯达克,我也想像纽约似的,诞生出苹果、微软、沃尔玛来,所以新三板也有雄心,不希望简单当小学。上海加速科技网络,也无门槛,这些企业,两个交易所,现在居然开始也要走访企业了,他们已经低下高贵的头了,都要建立服务意识,这就是竞争的结果。甚至深交所到新三板挖企业,深交所看来沪大深小的格局以后,它也一样非常希望三板的企业去转板,所以竞争的繁荣优势已经初见端倪。

alevel网课

alevel在线辅导

alevel补课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