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故事一夜惊魂-【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1:31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大三下学期,我实在无法忍受舍友们如雷般的呼噜声和满宿舍的烟味酒味臭袜子味,况且又快考研了,就想到了搬出宿舍找个幽雅安静的地方住下。

我看中的房子背靠一座葱葱郁郁的山,是一栋有六层楼的楼房,在离学校一公里远的郊区。从外观看这栋楼的墙面很脏乱,但是房间里的环境还好,洁白的墙面干净的地面。我要租的房间在六楼,一间卧室一间厨房,厨房很大,里面还有个浴盆可以洗澡用。

和房东商议好价格后当天我就搬了进来。终于可以摆脱宿舍了,心情自然舒畅多了。下了晚自习我就兴奋地顺着小路往我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这栋楼时我才发现这里没有路灯,四下里一片漆黑,更令我奇怪的是整个一大栋楼只有一楼的三家住户亮着灯,其他的五层根本就是漆黑一片。我是个无神论者,所以没有多想就顺着黑洞洞的楼梯口钻了进去。

打开房间灯,一阵暖意扑向心口,久违的舒畅让我微笑着做了几个深呼吸。终于有自己的天地了。我烧了瓶热水在厨房的浴盆里泡了个舒舒服服的澡,就躺在床头看了会书。到了十一点我习惯性地打开收音机听起了恐怖故事。这次讲的是一个开夜出租的司机在一条偏僻的小山路上遭遇的一系列古怪的事件。随着恐怖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我全身一个哆嗦,脊背一凉鸡皮疙瘩全都竖了起来。平时都是在宿舍六个人一起听并不感到恐怖,可现在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听时着实使我恐怖万分。听完后我草草去了趟厕所就按下灯睡觉了。

就在朦朦胧胧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我似乎听到洒着月光的黑洞洞的房间里有脚步走动的声音,忽隐忽现的。我极不情愿地强制自己睁开一只眼睛对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微微的光线中立着一个长发垂到腰间,身穿白色睡衣的女人,样子就和电影里的僵尸一模一样!虽然她的脸被头发遮住,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她在看着我!我登时猛地坐起,慌乱中拍下了床头的电灯按扭,还没等我叫出声来灯就亮了,房间里已如同白昼,和许多恐怖事件一样,空荡的房间里除了书桌和床什么都没有。我瞪大了眼睛发了一会呆,虽然现在还是冬天,可豆大的汗珠已挂满我的脸。然后我大着胆子慌忙地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还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也没有。我想一定是幻觉,可我以前从来就没发生过错觉啊。也许今天确实是累了,也是,搬了一下午的家现在已是浑身酸痛了,就当它是幻觉吧。

我重新按灭了灯蒙上被子睡了起来,很快又昏昏沉沉了。就在这时我猛的又被惊醒了,有东西在掀我的被子!掀我脚头的被子,我瞪圆了眼睛不敢动,吓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只觉豆大的汗珠浸湿了贴身的被子。被子被越掀越大,很快我感觉到脚上一片凉气,忽然之间两个手一样的东西猛抓住了我的双脚,我早已吓的魂不附体了,这时什么也不顾了大叫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猛踹双脚,并"啪"的一声按下电灯开关。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什么也没发现,可我清楚的知道这绝不是幻觉,长这么大我从来没产生过幻觉,况且我身强体壮,堂堂一个体育系的男儿。我敢肯定,房间里除了我之外,一定还有一个我看不见的人!我彻底吓破了胆,喘着粗气抱着被子缩在床上,不时地擦擦满脸的汗水。我想窜出去喊人,可外面漆黑一片,况且这栋楼的上五层又没有别的住户。还是亮着灯坐一夜为好,我就手里攥着手机和一节铁棍蜷缩着四处张望着。草木皆兵,有一丁点的响动就会令我心惊肉跳。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不知道这一夜该怎么过去。就在这时厨房里忽然传出音乐声,音乐凄惨悠扬,全然不像是我们平时听的音乐。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厨房里怎么会有音乐声呢?我搬来时复读机还留在宿舍而且刚才烧水时厨房里除了煤气灶和锅,别的什么可以发声的东西都没啊,就连碗筷我都还没有买。我又仔细听了听,是的,真真切切,厨房里确实有音乐声!我觉得我已经没了知觉,想大哭可又没力气哭,心脏痛的难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可我还是想弄个究竟,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我就哆嗦着慢慢起床,手里攥紧了铁棍蹑手蹑脚地来到厨房的门外,门上有个很小的缝隙,我想都没想就把眼睛凑了上去。厨房里亮着灯,煤气灶在燃着火,上面在烧着一锅东西,锅里冒着气,我又看见了未刷的碗筷放在一个小盆子里泡着。一个女人在装满水的浴盆里快乐的哼着歌洗着燥,女人扭过脸看着我诡异地发笑!我尖叫一声丢下铁棍就往外跑,惊慌中已奔出这栋漆黑的大楼。一口气我奔到学校里,深夜的学校里一片寂静,路灯冒着幽幽的光。宿舍楼早已锁上了门,看来只有呆在这寂静的校园里了,不过还好,总比呆在那个鬼地方好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舍友一起来到了我的房间,我再也不要住在这里了,我要把东西再搬回去。进了门我就和他们几个一起搜查起来,卧室里还是没什么可怕的东西,我们就来到厨房,哪里有什么碗筷,就连仅有的一只锅还在地上放着呢。几个舍友都说我一定是累了产生了错觉,可只有我知道那不是。

我们就把东西都搬到了楼下,楼下的一家住户惊恐地看着我们然后就问着问那,一个阿姨问我是不是在六楼对过住,当听到我说是的时候她吓坏了。拉着我小声地告诉我:"两年前你那屋子里住着一个单身女子,和男友分手之后打开煤气阀门,洗着燥就自杀了,后来那里就开始闹鬼。好几层楼里的住户都吓的搬走了,他们经常听到那女的在屋里唱歌呢。哎,黑心的房东,简单地把屋子装修一下就又出租了。。。。。。"我简直不知道阿姨下面说的是什么了,无声的恐惧袭上心头,寒风吹在我变的狰狞的脸上。我都不知道那天是怎么离开的,满脑子都是那恐怖的歌声,天啊,我还和一个灵魂相守了一夜,她还看着我,我还在她死去的那个浴盆里洗了澡!

我无精打采地到了宿舍,朋友们都安慰我说那是幻觉,我也希望是的。就算自己安慰自己了。

我又躺在了脏乱的宿舍,可我已经满足了,不用再害怕什么了。躺在床上真舒服,就当昨天晚上真的是幻觉了。

睡着睡着我觉得双脚又痛有麻,我懒懒地打开灯。我的天,只见我的双脚上有两道深深的掐痕,红里透着乌黑乌黑的淤血!

北联nk生物细胞

免疫治疗肿瘤的成功率

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

免疫治疗肿瘤的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