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解救美国女记者破布单御寒曾放弃生存希望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53:50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被解救美国女记者:破布单御寒 曾放弃生存希望

杰西卡·布坎南写作的书籍《不可能的奇迹》封面。

8月19日,美国记者詹姆斯·福利被伊拉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斩首。斩首的视频被发到网上令世人震惊,美国曾试图营救福利但行动失败的消息也随之披露。美国上一起令世界瞩目的人质营救行动发生在2012年初的索马里,美国人杰西卡·布坎南被成功营救。本周末她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遇到劫持,人质的命运其实都是很悲惨的。我们都为福利一家的遭遇感到悲伤,相比之下,我必须承认自己是多么的幸运”,正如她出版书籍的名字一样——《不可能的奇迹》。

□对话

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人恐惧

京华时报:两年前,你被美军营救,和两年前相比,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

杰西卡:我是2012年1月25日被营救的。我后来有了一个儿子,出生在2012年10月2日。我和丈夫搬到了华盛顿住。被解救一年后,我又和丈夫一起,回到了非洲的肯尼亚继续之前的工作一年之久。2013年,我写了一本关于自己经历的书。现在我正在美国各地和欧洲巡回演讲。讲述我自己经历的故事。而2014年11月,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

京华时报:你为什么想写书?

杰西卡:我希望通过这本书,感谢在营救我的过程中,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同时也希望为我的孩子留下一些东西。

京华时报:你还记得你被救之后看到家人时候的样子吗?

杰西卡:我在被营救12个小时后和家人通了第一次电话。我只记得我跟我父亲说“爸爸,我还好”。后来见到他们的时候大约在我被营救后的一周。我们一家泣不成声抱在一起。我爸爸告诉我,他们都好想念我。

京华时报:在你被劫持的时间里,你的家人都经历了什么?

杰西卡:我的父母每天都在祈祷,尽管他们坚信我还活着,但是我知道那是非常痛苦的。我的丈夫也是非常有担当,他之前和我一直在索马里。他理解我的工作,并且始终支持着我。

京华时报:在被绑架的时间里,你觉得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杰西卡:最可怕的时候就是你感觉你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眼前只有一条你无法控制方向的道路,没有任何信息能够让你坚持自己的希望。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人恐惧。

京华时报:最近一名美国记者被伊拉克极端分子杀害,尽管美国政府曾经试图营救,但是最终失败。当你得知这条新闻的时候是否觉得自己很幸运?

杰西卡:我们都为福利先生一家失去了一个他们深爱的人而感到悲伤。他被绑架之后,能始终不放弃这证明了他一直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是对于他的遭遇,没有人能够明白这是为什么。而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我就觉得自己的幸运真是不可思议。

京华时报:美国表示绝对不向恐怖主义妥协,每次都是选择武力营救的方式。但是,并非所有的人质都能够成功获救,你认为美国应该坚持军事营救行动的方式来解决所有的人质问题吗?

杰西卡:营救过程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是一个多方面因素造成的结果。我只能说,不论什么时候遇到劫持事件,人质的命运其实都是悲惨的。

□观察

ISIS更难对付救人更加困难

军事问题专家宋忠平表示,营救人质、击杀敌首这样的行动都属于特种作战。而特种作战的关键就需要大量的情报信息。以营救人质为例,首先要得到人质位置的情报,然后需要确认人质所在地的地理情报,还有人质所在地武装防御力量的情报等等。目前,虽然美军有先进的卫星侦察,先进的无人机侦察,发达的情报网络等条件,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所搜集的情报100%的可靠,即使在总统下达行动命令的时候,也不能确保所有情报的绝对可靠。有可能敌方武装保卫力量临时加强,有可能人质临时转移等等这些不确定因素,因此这就加大了营救难度。

以击杀本·拉登为例,情报工作做了近10年,才最终在十几分钟内击杀了本·拉登。因此,特种部队的行动,难度是非常大、危险系数是相当高的,而行动的成功与否,又受诸多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可以说,美国的这种人质营救行动的投入是相当高的。

相比一般的武装分子,伊拉克的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国”(ISIS)又是一个思想力、组织力、行动力更加强大的对手。对于美国来说这又是一个新的课题。想要从ISIS手中救人绝非易事。ISIS不像以前的恐怖组织,他们有政治目标,想要建国,比一般的恐怖组织更难对付。因此,美国的主要目标是打击这一组织,且决不妥协。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牺牲人质,这一目标也一定要实现。

□回忆

听见美国口音叫我名字

杰西卡在她的回忆录《不可能的奇迹》中讲述了她在索马里噩梦般的经历。

2012年1月25日凌晨,索马里上空,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第六小分队从美国军机的舱门一跃而出,从天而降。

这支小分队曾经在2011年用同样的方式从天而降,成功击杀了恐怖分子的头目本·拉登。但这一次他们的任务却不是击杀,而是营救。

美国公民杰西卡·布坎南此前还是普通人,她的工作是在索马里教授当地孩子们如何避开地雷。2011年10月,她被索马里武装人员劫持,随后成为身价不菲的美国人质。

绑匪将她的视频传到网上,视频中,杰西卡已经明显“脱相”。虚弱的她对着镜头说:“我还活着。”

杰西卡说,在录这段视频的时候都是被安排好的,她根本没有指望谁会看到自己,更不用说总统奥巴马。

当海豹突击队队员跳出舱门的时候,杰西卡还躺在漆黑一片的索马里沙漠中昏睡。几分钟后,一阵枪声让她醒来。她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可能是内讧,也可能是另一拨海盗来抢人质。她害怕地用布单蒙住了头。

杰西卡说:“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但是那不是索马里口音,而是美国口音。我不理解为什么在这里还有其他人有美国口音,而且还知道我的名字。”

“然后那个声音又说‘杰西卡,我们是美军,我们来带你回家,你现在安全了’。”

“我这时才拉下布单,看见的只是漆黑一片的天空和一副黑色的面具。”“你是美国人?你是美国人吗?”杰西卡不停地反问,自己一时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知道我病得很重,他们给我喂了水和一些食物,还喂了我一些药,等了一小会儿之后,一架直升机来把我们接走了。”

同时被救的还有一名丹麦人质波尔·齐斯泰兹。

被劫三个多月备受折磨

2011年10月的一天,杰西卡乘坐的汽车被武装人员劫持。

杰西卡说,他们的车突然刹车,她的头一下撞到了玻璃上。一车人被武装人员赶下车,他们手持AK47步枪,其中还有10岁的孩子。

杰西卡回忆,她当时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自己可能被强奸然后被杀。结果,她被押到了一块营地。每天都睡在室外,风餐露宿,每天只是给一点鱼罐头和面包。

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杰西卡开始脱水,随后开始生病。由于缺医少药,杰西卡的身体每况愈下。

“这不应该是我的结束,我还没有和我的爸爸妈妈告别,和我的家人告别,我还没有孩子。”

两个月过去,一切依旧。杰西卡每天白天忍受着烈日的炙烤,晚上又因沙漠中的寒冷蜷缩成一团,唯一御寒的物品是一张破旧的布单。

她没有被杀害,即使是已经身患疾病,她的身价仍高达4500万美元。这是海盗向美国政府开出的赎金价格。

三个月中,杰西卡患有尿路感染,无时无刻不处在疼痛之中,此时的她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

就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她并不知道美国政府已经开始针对她展开一项营救计划。

当杰西卡被飞机运抵安全地带时,杰西卡的父亲约翰·布坎南接到了总统奥巴马的电话。奥巴马告诉约翰,他的女儿已经被营救,很快将回到他的身边。约翰·布坎南说:“我当时只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唯一想做的就是亲眼看到我的女儿。”(记者程磊)

品牌旗袍设计

旗袍定做价格

手工旗袍定做公司

扇子舞旗袍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