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佛山皓昕将停产部分疑似尘肺病工人尚待赔付

发布时间:2021-10-14 17:40:30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佛山皓昕将停产部分疑似尘肺病工人尚待赔付

佛山皓昕将停产部分疑似尘肺病工人尚待赔付 更新时间:2011-1-21 8:16:33   头上的发卡,腕上的手链,鞋上的饰花,没人会将这些东西同尘肺病联系在一起。“我们公司主要生产这一类产品。”胡检牙从口袋里拿出一串小饰品,指着上面的人造钻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胡检牙所在的佛山市皓昕五金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生产人造钻石的港商独资企业,从2005年至今,该厂近500名工人先后被诊断出患有尘肺病或者肺部出现小阴影等异常。由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小阴影的赔偿标准,工人同厂方多次协商均无法达成一致。针对工人提出的一次性赔付要求,2011年1月19日,厂方开出的赔付标准为1.2万元~1.5万元。

公司拟一次赔偿1.2万~1.5万

蒋昌军随手提着的袋子里装着他自2005年来的各种体检资料。虽然他一再向记者说明肺部的糟糕状况,但体检报告显示他肺部的异常只是一个小阴影。

在皓昕公司,像蒋昌军这样肺部出现小阴影并处于观察期的还有约300人。在一份通知中,公司表示对在职和离职小阴影人员签署协议,若上述人员以后升级为职业病,可使用公司于2005年针对职业病人员升级后续治疗所备基金。同时,在职小阴影人员解除劳动关系后,除依法支付经济补偿外,另给予8000元/人的生活补贴。不过,离职人员则无此补贴。另外,在2011~2015年间,公司负责每年安排所有小阴影人员进行一次身体复查,费用由公司报销。

但工人们并不满意这8000元的生活补助。1月18日,记者在皓昕公司厂区看到,几十名工人散落在办公楼的楼梯上、走廊中,他们的代表正同厂方进行着协商。1月19日,公司再次拿出新的解决方案,给予离职小阴影人员一次性1.2万元的买断性补偿,在职者稍高,为1.5万元。工人称此种解决方案意味着日后身体再出现问题,公司将不再负责。

昨日,皓昕公司负责处理补偿事宜的总经理助理杨锦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从工人健康角度考虑,不希望一次性解决,而计划从2011年到2015年间每年组织工人进行身体复查。到2015年经过确诊后,再进行赔付。不过他也表示,工人希望用一次性打包的方式解决,而目前公司能接受的赔偿额分别为1.2万元和1.5万元。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厂方和工人仍然没有就此问题达成一致。

5年间近500人出现异常

皓昕公司的尘肺病史始自2005年。当年2月3日,工人高元华因觉察到身体出现异样,便同另外10位同样感觉身体不适的工友来到了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进行检查,结果是高元华“双肺见有圆形阴影”,另一工友也发现类似情况,其余9人则被列为观察对象,要求3个月或半年后进行复查。在厂方随后为工人组织的体检中,数十名工人被确诊为尘肺病。为此,公司进行了整改,生产和工作环境得到一定改善。

不过,在2005年到2010年间,公司仍发现170余名尘肺病患者和近300名肺部有小阴影的异常者。高元华最终也被诊断为一期矽肺。对于皓昕公司尘肺病及疑似病例的具体数量,杨锦华表示大概为500人,他手头目前没有准确的数据。

高元华在2006年同厂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公司除向其一次性支付工伤补偿金4万余元外,并承诺如经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病情加重,并经法定程序评定残疾等级升级,公司将依法进行处理。

公司停产消息引发工人担忧

大部分患者同公司签署协议后,或离职或保留劳动关系回家休养。然而,2011年初公司要停产的消息,让他们紧张起来。

2010年12月21日,皓昕公司发出一份通告,“公司经与政府有关部门、工会沟通,决定于2011年1月21日正式停止水钻生产,并将解散现有员工。”这一停产的消息很快传到各地已回家休养的尘肺病工人耳中。他们担心,若公司真的停产,后续治疗将失去保障。12月底,这些工人分别从四川、重庆、江西等地赶回公司,商讨进一步的赔付方案。

1月18日,记者在皓昕公司生产车间看到,偌大的厂房里没有工人,拆剩下的设备上布满灰尘和污垢。虽然公司一再表示只是停产而不是关闭,尘肺病人的权益会得到保障,但这些话仍无法让工人们放心。

1月19日,大部分尘肺病确诊人员同公司签署了赔偿协议。但是,公司同小阴影人员之间的意见仍然有巨大悬殊。“我们要是像尘肺病确诊者一样就好了。”一位肺部出现小阴影的工人反而羡慕起病情比他要严重的尘肺病确诊者,他认为那样他就不会同公司反复协商,遇到那么多周折,而且赔付额也要高很多。

据了解,这部分人员的胸片表现尚不够诊断为一期尘肺,但肺部的确又受到了损伤。蒋昌军就属于这一类。而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这部分人达不到职业病的诊断标准,从而无法依据相关法律进行赔偿。

尽管有工人希望自己达到诊断标准从而能获得合理的补偿,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就意味着病情在升级,身体的损伤程度在加重。“说不是病,肺部已经出现问题;说是病,但又达不到职业病的级别。”一名工人这样表达其处境的尴尬。

治疗早泄医院排名

昆明治疗子宫肌瘤费用

北京治肾病地址

杭州治疗精神病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