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林毅夫中国仍需依靠投资转投消费将陷入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4:16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林毅夫:中国仍需依靠投资 转投消费将陷入危机

林毅夫:中国仍需依靠投资 转投消费将陷入危机  4月27日,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的第一届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迎来了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作为曾首位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这一要职的发展中国家学者,林毅夫的全球化视角让他在政治、经济领域都有独特敏锐的观察力。  他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经济在未来20年仍将保持每年8%的经济增长率,且仍以投资为主,一旦舍弃投资转为消费,中国将很快陷入危机。林毅夫表示,当前中国基础设施方面仍有待完善,将成为下一个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投资主力。  中国投资空间很大 基础设施如地铁、环境治理均有投资机会  林毅夫始终坚持中国经济增长仍有20年可以持续保持在8%以上。理由在于,“我们现在发展阶段相当于日本五十年代初,新加坡六十年代中,韩国台湾七十年代中,这些国家在追赶发达国家的过程中保持了20年7.6到9.2的增长,中国在这方面不会落后。”  具体到投资空间,他很看好工作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既使国内已经建了很多高速公路,位居世界第一, 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基础设施没有空间了。内城的交通要是坐一下地铁你就知道,城市拥挤、道路拥挤,可改造的地方还有很多,包括北京下雨都会变成淹水。这些都有改进空间。”  “还有环境污染治理,”林毅夫指出,投资在长时间内还是会相对比较快速地增长。  他表示,在投资的带动下,工资水平将随着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消费自然会增长。三架马车中投资和消费仍不会减慢,所以未来几年保持8%的增长,这个潜力是完全存在的。  用消费做引导 中国很快会陷入危机  当前,一些经济学家,尤其是国外的学者在谈到中国经济时,建议中国把经济增长方式从投资转向消费。林毅夫对此说法予以反对。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追赶发达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提到,生产力水平必须不断提高,一个必须要靠技术创新,一个必须要靠把你的资源从低附加价值的产业不断转向附加值更高的产业去,不管是在同一个产业里面技术创新,或是转型到附加价值更高的产业,都必须以投资作为载体。你如果是消费做引导的话,今天吃了明天有什么?如果我以投资作为载体,我投资了以后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了,工资水平可以提高、消费当然可以增加。  林毅夫驳斥:“倡导中国经济以消费为主的,都是公然地要求我国很快地陷入危机。我从没有看到一个投资过多造成危机的国家。”  在谈到投资方式,林毅夫阐述他个人更倾向于财政政策。他具体阐述,财政政策的导向、想法相对比较能够掌控,而货币政策的流向很难掌控,尤其在我们国内的金融管理上面是有问题的。  欧美股市泡沫已超2008年 黄金等大宗商品的暴跌还会出现  林毅夫认为,目前包括日本在内的不少发达国家负债率太高,比如日本的负债率,已经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30%。这些国家为了降低政府借新债的成本跟还旧债的成本,一定会推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到目前为止,很多欧美国家的利率已经接近于零。而且,更糟糕的是,这种接近零利率的政策可能会长期化,形成一种“新常态”。  林毅夫认为,目前的欧美股市持续大涨就是这种货币宽松的结果,而非源于实体经济的改善。他认为目前的欧美股市有泡沫。“现在道琼斯指数已经超过2008年的水平,2008年其他股票市场有泡沫,大家都是知道的,而现在实体经济比2008年的实体经济是弱的,在这种状况下,股票市场超过2008年不是代表更大的泡沫吗?”  由于市场的泡沫化,所以,林毅夫还认为,投机者往往会过于敏感,从而导致市场的大幅度波动。“投机者对任何信息都会做出巨大的反映。只要有一点利差的消息出来,股票一下就会跌很多,如果利好的消息出来,由于资金价格低,股票也会上涨很多。”林毅夫认为,像黄金这样,短时期内大跌20%的现象,可能会持续发生在股市或者其它商品市场。  过剩流动性造成发展中国家货币升值 国际炒家趁机唱空  林毅夫指出,欧美等国家过剩的流动性不但推高了欧美股市,也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不良影响。他在讲座中详细讲解了国际炒家唱空发展中国家的路径。  他认为,过度的流动性可能会流入资本帐户没有管制、实体经济表现比较好的发展中国家。而这些短期的投机性的流动性,会把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炒得非常高,制造出泡沫。  同时,如果允许大量的资金流入,会造成这些国家的货币升值。不过,货币一升值这些国家的出口竞争力就减少,实体经济就受到影响,然后,这些国际炒家就会开始唱空这些国家,就会大量地抛售,而导致这些资金又大量地流出。  “这些资金大进大出也可能会是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持续出现的情形,这种状况会给不管是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在宏观管理上带来巨大的挑战。”林毅夫说。  花絮  1 谈初入世行:他们觉得我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在回顾其初入世行的日子的时候,林毅夫说,“他们当时觉得我有点儿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连门都找不到”。  林毅夫说,当时他初到世行,就遇到了全球粮食价格和资源价格上涨,通胀威胁严重的局面,他给同事提了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关心的都是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是当我们治理了通货膨胀,会不会出现通货紧缩?”  “我在世行的同事哈哈一笑,他说怎么可能会出现通货紧缩?我们现在对宏观的理论政策应用自如,通货膨胀的问题很好解决,那通货紧缩的问题基本不会出现”,林毅夫说,“所以他们当时觉得我有点儿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连门都找不到,怎么会出现通货紧缩的问题。但是没想到9月份雷曼兄弟垮台爆发全球金融危机,后来出现的问题果然是全球通货紧缩。”  2 林毅夫倡导积极财政政策遭反驳:你懂什么  林毅夫认为,重要的不是去退出积极财政政策,重要的是怎么样改进积极财政政策的质量,“你可以使用消费型的积极财政政策,也可以使用作为投资型的积极财政政策。”  林毅夫说,在2008年他就提出了这一观点,当时遭到国际基金货币组织等人的嘲讽:“你懂什么”。但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2011年当很多国家试图退出积极财政政策时,马上出现了二次衰退的可能性。  林毅夫说,“前几天我去参加世界银行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春季年会,我很高兴他们现在所主张的政策措施,也就是我在2008年、2010年给他们的建议。”  3 林毅夫忆经济学家未能预测2008年金融危机:他们说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在回顾2008年金融危机时,林毅夫表示,经济学家在对经济的判断上出现了失误,“绝大多数经济学家”没有意识到金融危机的到来。  林毅夫回顾说,当就2007年的次债危机进行讨论与研判时,多数的经济学者没有意识到其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认为,30年后一定会忘记这件事情,它顶多就是在金融、经济学的教科书上一个很小的方块,说30年前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  “他们……说次级债钱不多,只有7000亿美元,相对整个金融市场的量来讲是非常小的。而且他们说,我们对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原因非常熟,所以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们对东亚金融危机的原因非常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日本从1991年泡沫经济破灭以后,陷入经济长期停滞发展的原因非常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对墨西哥的危机、俄罗斯的危机……这些原因都非常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林毅夫说,他当时就问:他们那些错误你们大概都不会重犯,因为我们现在知道原因。可是我们如果仔细分析好像每次危机它的触发原因都有所不同,怎么能保证不会有一些新的原因导致再次发生经济危机呢?  但当时的学者极为自信,称:“哪儿有什么东西会不知道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