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产业冰川期内的加法逻辑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7:11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5年,只有一个季度盈利,这是哪家电信设备商?是5年前曾经期望成为全球老大的诺西。

11月24日,诺西宣布到2013年底裁员22%的消息。

诺西是电信设备行业冰冷现实的真实写照,爱立信、阿朗等也在收缩战线。

此外,12月5号的一则传闻也让人感到意外:诺基亚将宣布破产——这则消息很快就被证实为虚假信息,但是它背后折射的是一家老牌王者风雨飘摇的状态,也折射的是一些产业阴冷潮湿的市场现状,电信行业已经步入冰河期。

新产业冰川期

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几乎重创了当时所有的电信设备企业;但是,不同的是,当年的全球手机用户普及率不足20%,互联网用户仅仅过亿。但是,十年之后的今天,全球手机市场普及率正在向着100%迈进,印度的手机用户增长率也在迅速下降、非洲和中东成为全球两大手机用户区域,互联网用户增速更是持续下降——当年“成长的烦恼”,正在变成“成熟的烦恼”。

实际上,5年前电信设备行业的“十二属相”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摩托、北电、思科、NEC、华为、中兴,已经4死、2萎:西门子、朗讯、北电、摩托通过合并、破产,已经消弭不见,合并后的阿朗、诺西也陷入常年亏损当中;NEC和三星分别蜗居日本和韩国市场。所剩下的老王者,就是思科、爱立信,他们还分别进行了战略收缩:爱立信聚焦自己占据绝对优势的无线通信和电信服务市场;思考聚焦于数据通信、光网络和企业IT领域;新产生的巨头是华为、中兴两家中国厂商,而且成为产品线最长的2家企业。

因此,我们看到,这次市场冰川期与以往大为不同:表面上看,它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延续性影响所致,实质上看,它是产业完全成熟的必然结果。正因如此,2010年金融危机短暂缓解之后,只是经历了一个短暂的“间冰期”,各大设备商的日子并没有根本改善,而是迅速又进入2011年的冰川期当中。

中兴做加法

在所剩余的几家设备商当中,思科不断删减非核心业务,也发布了裁员超万人的计划;爱立信卖掉了索爱的股份,专注核心业务;诺西大裁员的同时,也在缩减微波和WiMAX,甚至光网络等非核心业务;阿朗在削减企业网相关业务……唯有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企业一直在做加法,华为收购华赛剩余股份、进军云计算,中兴继续寻求扩大市场份额,也进军云计算等IT领域。

为什么中兴还要做加法?

首先,中兴必须继续在运营商市场继续做加法。在全球传统的电信版图当中,大体可以分为三个三分之一:美日等大T(大的运营商)占据全球三分之一的市场,这一市场封闭性强,中兴和华为都难以真正大规模占据;欧洲大T除了欧洲市场还在全球占据相当市场份额,大约也占据三分之一市场,这是中兴华为们拓展的重点;发展中国家大T和其它运营商也占据全球约三分之一市场。

到2008年,华为在欧洲大T基本完成布局,2011年时已经成为排名第三的供应商,在盈利上体现出来。此前几年,中兴为了进入该TOP30付出了大量的成本,甚至不惜赠送导致利润率持续降低。但是,中兴毕竟是后来者,真正成为占据各大T市场份额10%-15%以上供应商,恐怕也还需要3年时间,这期间的投入强度也许比前几年的圈地阶段略小,但是依然需要投入。可以说是“3年圈地,3年耕地”。

3年耕地需要钱、3年拓殖也需要投入,中兴背后依据的是在中国和亚非拉市场已经占据的市场地位和由此辛苦积攒的利润,在这些市场中兴已经具备一定的市场优势,这是通往TOP3必由之路,也是赢得产业诺亚舟最后一张船票的成本。

机会与风险

宏观经济环境不佳、产业趋于成熟、企业潜在投入巨大,中兴通讯(000063,股吧)的继续较快增长的动力在哪里?中兴成功穿越行业冰川期,成为TOP3的关键在哪里?其实,乐观的理由也许更多,机会和风险总是并存。

首先,春天里比的谁长得快,冬天里比的是谁耐力强。即便不是突然的倒掉,在中国厂商失去成本优势之前,这些市场份额也将不断被侵蚀,这种情况下,中兴的机会要显著大于爱立信和华为。这是因为,爱立信和华为已经分别在移动通讯市场占据前两名,爱立信长期保持35%-40%的市场份额,这是一个运营商出于引入竞争、平衡供应商设定的天花板;而华为在亚非拉市场、中国市场、中东市场都已经是份额第一,几乎没有继续扩大的空间,在光网络、固定接入、无线等传统优势市场也趋于份额极限,在欧洲无线产品和数据通信方面,中兴最有可能承接新的市场份额。

其次,西方厂商的大裁员和中兴自身的努力背景下,公司的创新能力、产品竞争力正在迅速拉近与领先者的距离。

除此之外,中兴和华为漫长的产品线是其过冬的最大优势之一,它们已经习惯了左手和对手打价格战,右手积攒过冬的粮食,华为甚至计划在大多数市场放弃价格战。

最后,我们看到,中兴和华为的成本优势,预计还能保持4-5年,这是一个宝贵的时间窗。它们当前的人均人力成本还只有西方厂商的三分之一左右,比三年前的四分之一有所提升,但是依然可以借此加紧追赶。消息透露,2009年以来中兴连续两年进行了近几年以来最大幅度的加薪,年平均普调10%-15%,说明公司仍有余力应对冰川期。

正因如此,决定中兴如何穿越冰川期的主要因素中,长期要看其云计算、智能终端方面的发展,中期要看企业效率的提升,而短期还是要看诺西、阿朗等企业到底让出多大的市场。中兴要想更好的穿越漫长的冰川期,必须要抓住2015年前的时间窗。

(作者为TMT研究专家,著有《黑箱里的鳄鱼》、《IT业转型路口的思考》)

名医汇

名医汇

网上挂号电话